冥界公正人

作者:陨落人生更新时间:2019-11-18 13:55字数:6812

小时候,晚上出去总会后怕,总觉得身后藏着未知的危险,什么妖魔鬼怪魑魅魍魉都被我幻想着隐匿在身后,只要我不注意,就会把我撕碎吃掉。不知道看那么多童话故事都看哪去了,为什么就不去幻想身后的未知里会有一个;ど,对自己情有独钟,唯美爱情故事的情节开始......

世事总是无绝对,没想到曾经的抱怨有一天会成真,只不过跟想象中不一样罢了,唯美变成了悲催。

当你在天真的时候经历过太大的变故,在单纯的以为世界很美好的时候,现实狠狠的给了你残忍的一刀又一刀,让你重伤难治,所有美好都湮灭了。剩下你生不如死,苟延残喘,渐渐地一切都变得不再重要,活着只是痛苦的延续,没有任何意义,只想快点解脱、速速离去、灰飞烟灭……

变tai到羡慕那些意外离世的,走道途中,希望楼上落下什么东西,然后魂魄飘飘,茫然的看着地上鲜血淋漓的尸体;入睡时,渴求睡后不再醒来的奢望。

希望一次次落空,无语亦无奈,悲哀的刷了一次微博:“sishen先生对我情有独钟,格外开恩,而我却对他的爱鄙夷莫名!闭饷匆痪渥猿爸,惹来了蝴蝶效应。

一身负能量,连暗夜的流萤都绕着我飞走,一阵冷风身边刮过,冷的人一哆嗦,有人说,这种感觉是有幽灵经过。而我却无比羡慕,如果我也是午夜的一缕幽魂,是否就可以抛开一切,在夜色中轻舞。在行人中只当看客,看人情冷暖,世态炎凉,袖手人生,把酒对月,一切都与我无关。

独坐在暗夜的长街,头还在隐隐作疼,没完没了的生病,仿佛死神就在身边,犹豫着带不带你走一般,癔症一般呢喃:“死神哥哥,带我走吧,心好疼,好累,活着好煎熬!”

耳边却传来一声冷哼:“做梦!

可能因为发烧,思维迟钝,我不以为意的以为是过路的行人在自语,怏怏转头,泪眼朦胧中一个:暮谟罢驹谖乙徊,那双眼睛是一望无际的黑暗冰冷。我吓一跳,这世上可怕的不是幽灵鬼魅,而是人心,没有看清,就把他归类于坏人。

我还是快快回家为妙,死当然是好的,清白不保就惨了,再sha人分尸,想想自己支离破碎的跟案台上的猪一样,这他ma太吓人了,二话不说,抹干眼泪起身就走。

身后传来阴恻恻的嗤笑声:“不是那么想死吗?怕成那副鬼样子,都让我反胃了,更不会想带走你了!

我匆忙逃窜的步伐瞬间止住,转身揉揉眼睛细看,妈呀,这哪是人啊,就一人形的黑影,最明显的就是那双诡异幽深的眼睛,要不然你根本看不出他是个什么鬼东西。头疼干扰了我刚刚清明的思绪,毫无重点的走神:“天哪,怎么长这么难看!”

“你……”他气愤的说不出话来,我有点自责,这么直接的评论人实在真的不好,可我那也是无心的啊。

因为自己说话太过伤人,我有些内疚,内疚代替了害怕,语无伦次的解释:“你长得不怎么样,我也好看不到那,半斤八两,确实不该说你丑!

“鬼知道我到底怎么想的,这不是解释,是火上浇油:蠊褪,他一只手掐住我脖子,用可以杀死人的目光盯着我恐吓:“你好好给我活着,想死,没门!

这也太伤人了,我死不死关你什么事,凭什么想死还没门。这话说不出口,掐的我快断气了,还说个鬼。我知道自己此刻一定很难看,脸憋得青紫,眼睛突出,舌头凸出,呼吸不出,痛苦至极,虽然如此,我还是希望他继续,这样我真的就可以解脱了。

猛然,他松开手,我跌落在地,如一滩烂泥,本能的呼了一口气,嗓子钻心的疼,我咳喘着气半天才缓过来,声音嘶哑还故意大骂:“我不管你是什么鬼东西,你就一怂包,掐个人还掐不死,窝囊废……”

他嫌恶的踢了我一脚,甩甩手:“恶心死我了,我堂堂死神会被你一个废物利用……”

“死神……”

我听到这两字两眼一亮,立刻细细打量了他一番,可以确定他不是人,虽有疑虑,但死马当活马医,死皮赖脸的抱着他的腿哀求:“死神哥哥,你就带我走吧,你说你平时坏的那么极致,你可不可以不要对我这么好,求求你,带我走吧!

感觉他要被气死了,凶声恶气的吼:“再叫一声哥哥,我就弄死你!

我求之不得,学着女儿国国王叫唐僧的语调一声“死神哥哥”。然后把自己恶心到要吐,希望他快点弄死我。然而,我一声哥哥,他一声干呕,化成空气飘远了,远处传来他空灵无情的声音:“你要是死得掉,爷我就不叫死神!”

这话说得太矛盾了,我心里大汗,死神是这样的吗?也太次了,可惜,得罪死神,后果很严重,就是你怎么死都死不掉。

夜色深深,空空荡荡的长街,长发女子梦游般游荡着:鋈凰O陆挪,对着空无一人的黑暗无力的吐槽:“你是不是闲的呀,我死不死关你什么事?你说我上吊,你弄断绳子,弄断就弄断吧,你还让它碎成四五截,买绳子不用钱啊。

这也算了,你说我好不容易弄点qing化钾,你居然给我换成感冒药;我吃安眠药吧,你说我喝药的水你兑了尿,害我吐了个半死,就差把胃和肠子吐出来了;跳崖吧,你改变风向,愣是使下坠的角度偏离,让我挂在棵树上,冻了一宿;刚准备跳河呢,你就不咸不淡的说河水会把衣服弄破,死了还是一具luo尸……

天哪,我就刷了句微博,你居然当真!我的意思其实是想说,你如果不是爱上我,怎么会不让我去死,那只是一种自嘲,明白?”

“你还敢说,你刷微博就刷微博,凭什么说我对你情有独钟?更重要的是这条微博让我冥界一朋友看见了,你说你这么个花见花不开,人见人讨厌,天不收地不要的死妮子有什么资格说我爱你?更可气的是你还说对我的爱鄙夷莫名,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,我要是让你死了,那才是真的有病……”

女子喋喋不休,男音懒得理她,在外人看来,就一神经病在那发神经。

就算我删了微博,他还是不依不饶。本来也不后怕了,加上他隐在黑暗时不时的神出鬼没吓我,反倒习惯了。

因为死神的气场影响,身体更差了,见过了死神,看得见鬼魂也没必要惊讶了。喜欢孤独,宅在家里,你以为那些心事未了的冤魂就会放过你?那才是做梦。

午夜,被一阵凄惨的猫叫声惊醒,我以为醒着,却恍惚如梦。只记得起床去看,接下来的记忆就是在小巷子里,巷口处的灯光昏黄暗淡,一片影影绰绰,风凉飕飕的,天上的星星懒懒的眨着眼睛。一道黑影从脚下窜过,这是想吓死人!

我哆嗦着抱紧双臂,抵抗着黑夜的致命恐惧,黑暗中仿佛藏着无数未知生物,对我虎视眈眈,我望着远去的黑影背靠着墙往家里退去

忽然脚下一绊,差点摔倒,身后的巷子明明空荡荡的,什么都没有。

我惊恐的四下张望,巷口处一个窈窕的影子伴着得、得、得的高跟鞋声朝我走了过来,我拍拍胸口松了口气。她走过来,脸罩在阴影里看看我说:“您可以不大晚上杵这吓人吗?幸好我经常夜班胆子大,要不还不被你吓死!”

她怨声载道的说的我没了脾气,只好找借口:鋈幌氲,我这大半夜的到底出来干嘛?最后只有鬼话连篇瞎扯:“那个,我、我失眠,出来抽烟,嗯、对、出来抽支烟!

我天,这话说出来鬼才信,我一良家妇女,还抽烟,怎么不说要上天?对自己说谎的本事已经彻底无语了。

她还是好奇的,来回走动着上下打量了我一会,掏了一直烟点着给我,我只有接过来,谁让自己刚才说抽烟来着。她自己也点了一根,火机的光照亮她白皙的脸,我在心里抱怨:怎么能长这么好看,一定会有一个帅小伙把她宠上天吧!

她优雅的把烟夹在指间,忽然说:“姐,你真好看,真温暖!”

生平第一次被美眉夸,虽知道自己几斤几两,还是很开心,她一声姐叫的彼此没有了距离,觉得让人很想敞开心扉那种感觉。于是很自然的回她:“好看啥呀,人活着,有人疼,有人懂才是最重要的,我要是有你那么好看,我就有自信去好好再爱一次了,可惜……呵呵……”

“姐,你觉得好看就能找到真爱吗?我觉得未必,都说女人情愿坐在宝马车里哭,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,又有谁为坐在自行车上哭的女人说句话?”

她的话让我深表认同,是啊,坐个破自行车还让人家哭,咋就没人给个说法呢。两句聊下来,我这个没脑子二货就有了知己般相见恨晚的感觉。

从这个话题开始,聊的是不亦乐乎,很快我就把人家姓名、年龄、工作、住址,电话号码都搞得一清二楚。都说我少言寡语,性格冷淡,其实我实实在在是一个外向派,只不过没有碰到合适的人而已。

夜应该很深了,我们俩面对面坐在小巷两边,昏暗的路灯把我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铺在小巷里,周围依旧寂静无声,那光芒照不到的幽深黑暗也丝毫没有影响我们热火朝天的聊天。

我也丁点都没觉得这这种情景怪异,依旧认真的倾听着她的讲述:“我就喜欢了个骑自行车的,可惜他不仅让我哭了,也让我死了,(我理解为心死了,她太激动,说快了)我努力帮着他工作、生活,可他呢,从来没有心疼过我,哪怕是好好说话都不能。而我只因为当初的爱才不愿放手,只可惜当我意识到他无可救药时,已经迟了!

当初对他百依百顺,让自己流产多次,造成今天很难治愈的病,这病需要一大笔钱,而且谁也不敢保证好了以后不会复发。我知道告诉他也不会有结果,他的答案根本是我不能承受的;父母,我就更不想拖累了,已经欠她们很多了,这辈子都无法偿还,下辈子我情愿他们能有一个好女儿。

人生生无可恋,活着太煎熬了,父母是我最大的亏欠。我怕,我离开了,他们会难过,说真的,就因为怕他们难过,所以一天天我都在痛苦煎熬中度过。

如果你是我父母,我活的如此生不如死,而且又没有别的选择,你会放手让我离开吗?”

泪顺着我脸颊滑落,多么悲哀的故事,多么令人心碎的选择!

我轻轻抚去脸上的泪水,告诉她:“如果是我,我会希望她离去,因为我知道那种滋味,那种活活等死,还承受肉体撕心裂肺疼痛的苦,没人能承受的起……”

我话还没说完,她就急不可待:“姐,求你,劝劝我父母,他们那么伤心欲绝,肝肠寸断,让我怎么忍心离开;褂,我不要配冥婚,将我火化就好,骨灰挑个风景不错的地方扬了吧!”

她的话令我有些错愕,还没来得及消化她话里的意思,风忽然大了起来,带着沙尘,刮得人睁不开眼,她的最后一句话是:快点回家吧,要下雨了,不然感冒发烧要更严重了。

果然,感冒发烧更严重了,药吃了,不见好的迹象,半睡半醒间,猫又叫的凄厉无比,跟见鬼似的。

骨头缝疼的锥心刺骨,他也不会让我死,我还是去买点止痛片,好歹别疼的跟上刑似的!

午夜的街头,风差点就把我吹倒,我晕晕乎乎的蹒跚在街边,感觉自己就像游魂,不要说害怕,自己都够吓人的了。一身浅粉色的睡衣,被光一照,白惨惨的,长发凌乱,脚步飘忽。前面赤luo着上身的醉汉,看到我都跌跌撞撞逃走了……

初秋时间,才一点多,药店就都关门了吗?我无奈的看着空荡荡的长街愣神,好不容易看到一个老婆婆,拉着人家就问:“婆婆,你知道哪里有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药店吗?”

婆婆拉开我的手,打量了我半天,摇摇头:“丫头,你死气缠身,病病殃殃,却灵台泛光,正反都是极端,唉,去前面看看吧,我也不知道!”

我无奈的看着怪怪的婆婆手拿着一张卡片缓缓走了,摇摇头叹息着继续寻找:迷毒涂醇繁叽钭乓蛔榕,虽然心里感觉怪怪的,还是无所谓的走近,路过。

忽然,灵棚里的遗像定住了我的脚步,那面容那么熟悉,她不就是刚才的婆婆吗?妈呀,活见鬼了,一股凉气从后心钻入,瞬间遍走全身,恐惧的感觉令我我寒毛直竖,就差鬼哭狼嚎逃跑了,仿佛后面会有什么猛地窜出把我生吞活剥。

想想都好恐怖,未知才是最可怕的,我心急如焚,却一点都动不了,那种感觉别提多揪心了。此时,耳畔一声冷哼,居然让我冷静了下来,后怕的感觉消失不见,他在,心里居然是满满的安全感,我都有些无语,这安全感来自死神也是没谁了!

“死神都不怕的人,还怕鬼,简直是蠢到无可救药!”死神冷冰冰的腔调恨不得挖苦死

我。

“嗯……我就是……逗你玩呢,呵呵!”我不知道该怎么回来答掩饰我的尴尬,鬼使神差的冒出这么一句。

忽然,眼前一黑,一个黑影真真切切的显现出人形,你要是忽略那双眼睛的话,那模样真的是要人命!“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!笨峙露嘉薹ū扔魉木菅,更何况他那眼幽深如渊,寒光熠熠,看一眼都冷的人哆嗦,让你感觉好比三九寒天风刺骨般的冷意。

他漫延着寒光的双眼,盯得我差点跪下去,不是说死神一身死气吗?怎么会有种尊贵无比王者的霸气,那种不屑,那种目中无人让你觉得跟心目中的死神一点都不沾边。其实,说实话,我更想他跟以前一样,虚无缥缈,现在真的太吓人了。

“想让我原谅你吗?”他语气冷的可以冻死你。

我跟见了老虎的兔子,脚都软了还哪敢犟嘴,讨好般连连点头。

“你不是答应一姑娘了了她遗愿吗,先办好这件事,我再跟你谈剩下的条件!彼炊祭恋每次,盯着远处的黑暗漫不经心的说。

我搜肠刮肚也没记起答应谁什么事啊,一脸懵逼的摇摇头表示好像没有。他目光如剑般射来,我心虚的转头躲开,眼角的余光扫到一只黑猫,忽然记起那天半夜在小巷遇到一姑娘的事,难道那是真的,不是我发烧烧糊涂了发梦吗?

我还在猜想,他那边已经点头了,很快明白了,他知道我想什么,我点点头答应,他便消失不见,留我一个人傻子似得在半夜吹风……

昨天没买到药,被死神一搅和,感觉身体没那么难受了,拖着疲惫的身子回了家。可喜可贺,一觉睡到大天亮。而现在正在苦记那天那姑娘跟我说的地址,电话、、、、、、

死神跟我说过后,我就知道,那姑娘就是灵魂,没有想象中的害怕,没有想象中的惊讶,仿佛那些事很稀松平常。我收拾好心情,一路都在组织语句,发现自己一点谱都没有,只有硬着头皮去做了。

m城城郊,这里已经属于农村,出租车司机把我丢这,一脚油门不见了。我本来智商欠费,就差;,一点法子都没有:鋈惶角懊嬉黄镜胤绺窬用穹磕炒,传来悲痛欲绝的哭嚎声,我觉得八jiu不离十是那姑娘家了,就直接循声而去。

穿过一座座平房,出现在这家人门口,看着熟悉的门牌号,心里暗道:没错了。我的出现,由显突兀,好在他们以为是哪个亲戚,也没在意。令我意外的是,居然这么快有人来说冥亲,阴阳先生在那瞎鼓捣,而我大脑却一片空白,毫无一点主意。

因为没有嫁人的女儿家死后是不能进家门的,所以我猜想她的尸体应该在殡仪馆、或太平间。而他父亲跟人商量着的事,应该就是冥婚这事。看到她母亲哭的泣不成声,那哭声令人柔肠寸断,忽然间觉得有些难过,没有多想就走过去扑通跪地,一声撕心裂肺的妈妈惊呆所有人。

面对所有人惊讶的目光,我泪如雨下哭诉:“妈妈,女儿对不起你,可我知道自己治不好了啊。你知道吗?真的好疼,好疼,我受不了了才选择自杀!

女儿命薄,活着被人辜负,死了也不想再嫁人了,我只求您将我火葬,骨灰扬了吧!您不听我遗书叮嘱,执意将我与人成婚,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?我也想成全你们的想法,可我已被爱伤透,只想喝了忘情水,让前程往事都故去,您为什么就不可以成全我?如果……如果……那笔礼金可以让你们不那么难过,那就随你们吧!呜呜呜……”

所有人都被震惊的瞠目结舌,我脸上哀伤、泪痕一片,内心却在夸自己,这戏演的比专业演员都专业。哭泣真的好累,我扑进她母亲怀里装昏,他母亲抱着我泪滴在我脸上,忽然间有丝心疼。

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麻木,冷漠,都忘了在乎跟心疼的感觉了,自己就是一具行尸走肉……

我还在思考,就被人抱床shang,喂了点水,我只好睁开眼睛,装作稀里糊涂不可置信的样子问他们,我这是在哪里,他们是什么人?

他们也询问我是谁,怎么会来他们家?我很无辜的告诉他们,我这两天生病,不知道怎么会来这里,但愿这样可以完成她的心愿。

可那阴阳先生不这么想,虽然对我刚才来那么一出“鬼附身”半信半疑,还是不甘心就此放弃,毕竟促成一桩冥婚,事主给的红包可比其他的大多了。是啊,尸体的彩礼足足四十万呢,也难怪她父母会想违逆她意思,选择让她出嫁,钱是个好东西!什么样的情在它面前都卑微到尘埃里了。

我嘴角含着一丝冷笑看着阴阳先生:“如果你死了,你觉得你会怎么样?”

阴阳先生看着我不屑的转头反问:“你知道?”

“我知道。你做了什么你自己知道,种瓜得瓜种豆得豆,因果加身,不偏不私,公正无比,只有善良才有选择……”我一本正经瞎说。

“信口雌黄……”他恼怒了。

我哈哈哈大笑着继续编:“冥界冥地是什么地方?你们清明,中元节又干了什么?你们一直做的事又被自己否定,那才是可笑至极。

冥地是阴间居民的居住之地,只有最善良的灵魂才有选择在那里居住,你说她死后还要你操心婚事吗?她自己不会找一个,凭什么得父母一手包办?”

“再说,她生时是你们的女儿,死后亲缘已断。你们生她的时候是一厢情愿带她来的,死后还不让她自己做次主吗?唉,你们随便吧!”我已经尽力了,实在编不下去了,说完就离开了。

晚上,死神告诉我,我勉强完成任务了,只是我做的有点太不近人情。我在想,这世间还有情吗?我要的那种纯粹至极的情,真的有吗?

是,我只记住了她不想冥婚,忽略了她不想要父母伤心的心意。可怎么说才让他们不伤心?我说她在冥界冥地生活,可以自由恋爱,还不够吗?这样,她父母就会知道她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好好地,总有一天,他们还会相见,这样还无情吗,那你觉得咋样才算有情?

这话也就心里抱怨抱怨算了,被那个混蛋知道,我觉得我肯定没好日子过。最后,他居然提出跟我签三年合约,做第一个活人冥界女警,专管类似事。我心里叫苦不迭,这叫什么事啊,做冥界女警也就罢了,还要三年,天哪,我的死亡大业什么时候能完成。

本故事独家授权【鬼爸爸】网站发布,更多免费鬼故事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【鬼爸爸】

超人气吐血推荐,人气指数:★★★★★★★

镇灵师

家里养个美鬼妻

---- 作者寄语:这个世间有爱吗?永恒的,纯粹的,无瑕的……

书评(2)

1/500发表

  • 月老1547

    是精彩不错,但隐约还是嗅到了那么几丝不浓不淡的言情玛丽苏味道,且,总感觉这篇文在哪遇到过,也可能是小生记糊涂了。。

    2019-11-18 13:37举报回复0

  • 171.10.175.*

    好看啊 作者大大加油

    2019-11-18 13:06举报回复1